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连续收割

作品:锦衣大明|作者:苏渔川|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6-11 05:11:44|下载:锦衣大明TXT下载
  喊出“成交”二字的时候,连陈亭都有些激动。

  大堂之中立刻爆发出一阵整齐的呼声,这一结果的宣布,就像一枚投入水中的炸弹,轰然炸开,

  人群中陡然喧嚷起来,人人都变得异常亢奋。

  就在这种喧闹声中,陈亭大声道:“恭喜谢员外,一举摘得头筹,赢得桃渚所官邸一套!请谢员外到桃渚所衙门进行交割,定约成契。”

  说着便拿了桌上的房地契,当先朝外走去。

  谢员外笑眯眯地站起来,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志得意满地踏出客栈,朝衙门走去。

  梁叛瞧见彭员外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并且很快便将眉头皱起来,抿着嘴不知在想甚么。

  而秦老爹则始终是忿忿不平之色,也不管众人如何,带了自己家人便朝外走。

  梁叛心中一乐,暗想:又能卖出两套了。

  只是那葛举人家里却依然十分低调,默默地来,默默地走,似乎这场盛会完全与他们无关。

  梁叛倒是摸不清这家人的心思,也没空在这琢磨了牵了马便跟随着人群,向衙门而去。

  谢员外进到衙门以后,当场让家人缴了一百八十两银子,签了契约,由陈亭居中作保,便将房地契拿到了手。

  梁叛作为卖方代表,还十分语重心长地叮嘱了一句:“恭喜啊谢员外。不过,今后搬到官邸来,便与千户、百户大人们比邻而居,德性品性务必做好全城百姓的表率啊。”

  谢员外感激涕零地道:“谨遵大人吩咐!”

  梁叛便拉着他的手,亲自将他送出门外,末了当着谢员外的面,吩咐衙门中职守的张小旗道:“你带几个弟兄,到谢员外的新家去,将原先我们衙门的家具都腾出来罢。”

  这个谢员外没甚么话说,因为在这个时代家具的价值通常是大大超过房屋本身的价值的,所以没道理买房子还送家具。

  谢员外本来也没有抱这个奢望。

  但梁叛怎么可能真的会让人搬出来,既然宰了第一刀,第二刀他也绝不会手软。

  他话锋一转,感叹地道:“唉,可惜啊,都是过去官老爷们用过的东西,我记得前几年咱们浙江都司有个都指挥同知大人,便在里面住过。”

  谢员外听了登时紧张起来,忙问:“都……都指挥同知是几品的大老爷?”

  梁叛摆摆手道:“从二品罢了,你也不必在意,说到底只是些木头器物,只是堆进仓库里可惜了。”

  谢员外倒吸一口凉气,叫道:“从二……二品?”

  梁叛点点头,一脸惆怅之状。

  谢员外脸色一变,连忙扯住带人出门的张小旗,又将梁叛拉到一边,笑嘻嘻地道:“梁大人,草民这里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大人成全。”

  梁叛肚里发笑,嘴上却道:“谢员外,你是本城的优秀百姓,有话但说无妨。”

  谢员外喜道:“是这样,那些家具丢进库房实在

  可惜,不如仍留在原地不动,草民愿另出银子买下来。”

  家具这东西本来便有很高的保值性和升值空间,既可家用又能投资,相比于房产,手里有钱的显然更愿意在这上面花钱。

  梁叛故作为难地考虑了片刻,又装出一副豁出去的神色,说道:“好罢,看在你一片诚意,衙门也不坑你,还是请陈大东家走一趟,到谢员外新府上去,将家具一件件地统计,价钱你们两位商量,张小旗跟着去。”

  陈亭和张小旗同时答应,谢员外也很高兴,三人便兴兴头头朝官邸而去。

  之所以派张小旗跟着,是防止谢员外和陈亭两人徇私舞弊,故意压低价格。

  虽然陈亭看上去不像这种人,但谢员外这厮保不住就会干出这类事情来。

  堵在外面瞧热闹的百姓瞧见谢员外朝官邸而去,全都一窝蜂跟上。

  这些人平日里就算走到这衙门口都要战战兢兢,更别说再去更北面官邸的所在了。

  今日可以大大方方去参观一回,谁肯放过这个机会?

  梁叛看着人流乌泱泱朝官邸而去,耸了耸肩,又回到衙门里去。

  他还要等人。

  他猜第一个来的,应该是秦老爹。

  果然不出他所料,没过多久,秦老爹便小心翼翼地找上门来,求见梁叛。

  梁叛在堂上接待了秦老爹,故意问他来意。

  秦老爹搓着手,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梁叛虽然心知肚明,嘴上却还安慰道:“秦老爹,有甚么困难尽可同本官说,只要是桃渚所城本官分内的事,都不要有顾忌,无话不可谈。”

  秦老爹稍稍放下心来,谦卑地笑着,拱手说道:“大人,不知那官邸,官上可还有空闲的了,何时再开那拍卖……拍卖会?”

  梁叛咂咂嘴,为难地道:“哎呀,今天之所以拍卖官邸,主要是桃渚所还缺一笔银子修整军器,否则断不可能将军官们的住所拿出来发卖。再过几日南京来的程千户大概便要到了,本官这是冒着吃罪的风险在做,不过都是为了桃渚所,本官也问心无愧便是了。可要多卖的话……”

  秦老爹立刻道:“是是,都是为了桃渚所!官军要修兵器,也是为了守这桃渚城、保护咱们这些老百姓,所以小老作为本地一户,也想出一份力啊。”

  梁叛皱眉道:“这……秦老爹既然有这份忠义,本官若不答应,岂非不识好歹,寒了仁人志士之心?”

  他一咬牙,慨然道:“好罢,既然如此,本官便再拿出一套来。不过这次不能拍卖了,只可以咱们悄悄地交割。只是价钱上嘛……”

  秦老爹欣喜地道:“价钱上绝不会教大人为难,小老愿出二百两银子!”

  梁叛站起来道:“秦老爹,你这份心着实教本官感动。咱们大明要都是你这样识大体、肯出力的百姓,还怕甚么倭寇?”

  秦老爹此时反倒腼腆起

  来,连连谦逊。

  随即又说到家具的事,秦老爹当即表示,反正搬进去也是要买,不如便买现成的。

  梁叛当即先将房地契交割了,让他回去等消息,等陈亭一有时间,便来带他去估价转手家具。

  秦老爹当即千恩万谢地去了。

  没过多久,彭员外也到了,还是同样一套说辞。

  不过彭员外显然不如秦老爹阔绰,只肯出一百八十五两。

  梁叛也答应了,不答应是白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