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6章 夜归家,饭热菜香何所求?

作品:溯流崛起年代|作者:云亚|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6-11 05:11:59|下载:溯流崛起年代TXT下载
  可当朱维正真正立足在陶俊家门口时,内心起了些波澜。眼前这破旧的矮房子和旁边空地上堆满的垃圾,都在无声证实着有些传言非虚。游过的空气都带着奇怪味道,和这里相比,朱维正家已经不错了。

  陶俊神色略显尴尬,朱维正反倒是自然起来。

  他指着一大排的矮房子问,“哪家是你家?走呗。”

  陶俊带着朱维正到自己家门口,推门便喊:“妈我回来了。”

  里头黑咕隆咚里的房间里走出一中年妇女,手上还拿着空心菜。这个中年妇女,比之朱维正母亲陈秋更显苍老和艰辛,昏暗灯光都遮不住岁月摧残留下深深沟壑,双手都有明显的茧子和伤口。

  陶俊放下书包就去接菜,埋怨道:“妈,你怎么又不开灯呢,电费才几个钱,我周末打零工的钱不是给你了吗?”

  陶俊妈却瞅着朱维正,口中惊讶:“哟,今天带同学来了呢。来坐,俊儿你抢我手里菜做甚么,给你同学搬个椅子倒杯水喝啊,饭马上就好,等下一起吃吧,家里乱的真是……”

  朱维正忙道:“阿姨不忙,今天下午发生了点事情他受了点伤,我就送陶俊回来。”

  说到受伤,陶俊妈就立即慌张起来,手上菜一丢拉着陶俊打转转的看,嘴里嘟嘟嘟念了一串:“啊哟喂,你怎么又受伤了啊,要了老命哇。叫你小心点,别那么虎头虎脑,就是不听啊。这次怎么搞的啊,伤哪儿了啊,重不重啊,疼不疼啊,药家里还有些红花油也不知道能不能用,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啊……”

  陶俊低着头一声不吭,任凭关爱与责骂。

  朱维正见陶俊妈看到伤口不算严重,作势就要打人,赶忙制止并把今天的情况挑了些不严重的说。顺带狠狠夸了一番这个见义勇为的好同学,更是把警察叔叔亲自买的药送了上去。

  陶俊妈这么一听总算是放心下来,为自家孩子的勇敢开心了一会转而又忧心的问:“是社会小混混吧……他们不会报复吧……俊儿,你出门可得小心着些啊,遇到就跑……”

  “妈,我知道。”

  陶俊耷拉着脑袋。

  朱维正看的乐呵。

  朱维正也没有多待,喝了两杯水婉拒晚饭独自回家。

  临走时,他远远的望了望这家人。矮房子亮起暖色的灯光,玻璃窗里隐隐绰绰看见陶俊和他妈两人似乎在收拾桌子准备吃饭。屋外有大片空地,空地连接着草地,然后是漫无边际的黑夜,虫子在夜色下叽咕叽咕的叫着,此起彼伏。

  朱维正心想,要说人家穷,人家还是独栋自带大空地呢。

  回到家更晚,朱维正也挨了陈秋一顿训,让他颇有些郁闷。只是锅里还热着的饭菜让他重新开心起来——

  饭菜真香。

  周六朱维正没有出门,而是拿出了自己心爱的小本本,写写画画记录了大量信息,再划线整合,最后满意的盖上。

  翌日去了杨蒙学家。

  因为提前通过电话,到杨家时杨蒙学正在看江城本地日报,自从朱维正帮助他走上了一条奇奇怪怪的赚钱之路后,他现在有时间有事没事就看报纸搜寻一切看起来能赚钱的路子,毕竟对这个老男人而言——能用身体硬熬打拼的日子不太多了,而且三个孩子还未有一个能够出山。

  在遇到朱维正之前,家庭负担确实太重了些。

  送海报事情已经交给了外甥冯秉承做,他偶尔也能偷闲陪着孩子了。只是他自己也知道,这躺着赚钱的日子也不长了,在找到新的门路之前他根本放松不下来。

  朱维正来找他,他欣喜得很。

  朱维正一到杨蒙学家就被热情招待,喝杨蒙学亲自泡的茶,又吃了一大瓣西瓜。见客人心满意足,杨蒙学才掏出一份报纸问朱维正:“朱小哥,你说养猪能赚钱吗?”

  朱维正抚着肚子道:“能啊,现在啥都能赚钱。”

  “我是指多一点的那种。”

  “多多少?”

  “怎么也得赚个几十万那种吧……”

  朱维正哟呵一声,“杨大哥现在目标也远大了啊,几十万……”

  “咳嘿嘿,趁着还能动总得动动,不然三娃儿吃肉都吃不起啊。”

  “养猪大部分年岁是不会亏的,靠养猪赚几十万需要点本钱,怎么也得是个养殖场了,初期投个十万五十万一百万都行,没经验的话先从小的做起……”

  杨蒙学悻悻的叠好报纸收起,不说养猪的话题了。

  朱维正笑了笑,开始说自己的来意,“杨大哥,我想请你跑一趟粤省,可以吗?”

  杨蒙学咦了一声问,“去粤省干什么?”

  “考察、调研。”

  “考察啥嘞?调研个什么,你跟我说道说道。”

  朱维正直起身子,“去粤省一个叫贵屿镇的地方考察他们的产业做到什么程度了,主要调研送一车货过去大概的时间、收益和成本这些。”

  “朱小哥有新主意啦?”杨蒙学笑的脸都开始皱了。

  朱维正点点头,“想先看看情况,没问题就可以弄。”

  杨蒙学这回真大喜起来,拍着胸脯道:“没问题没问题,我啥时候出发?啊呀,粤省我可没去过嘞,具体的东西你再跟我说说?”

  接着,朱维正就把自己想要杨蒙学考察、调研的东西告知,实际情况他大概了解,比如路程多远,大概收益,细致的需要杨蒙学实地去问,最好能直接谈下合作的商户。

  江城虽然不是一线城市,但现代化、城市化进程走的很快,这里的人也热衷于使用电子产品并且更新换代的频率不低。朱维正要做的就是收集全江城所有的废旧电子产品,尤其是手机,然后整车运往贵屿镇这个全国知名的电子垃圾集散地。

  目前整个江城还没有成规模在做这类事情的,大部分人手头的废旧手机其实要么是直接丢弃,要么放在家里——千禧年没多久,手机在大家心目中价格不菲,即使是废旧的也如此。但越往后,废旧手机会越来越多。

  本来这个想法暂时没有那么快实施,但在去了陶俊家一趟后,他觉得时机已到。

  杨蒙学隔天就出发了,他比朱维正更迫切。

  学校这边,校外打架的事情经过周末沉淀后终究还是往上捅了,毕竟都严重到出警了。事关重大,学校也没办法隐身。所以周一一大早,朱维正、陶俊和恢复差不多的赵际就被班主任林晖叫去了办公室问情况。

  可对于上周的情况,三人是一问三不知。

  赵际不知道是真的,但朱维正不知道是假的。

  前世,这起事件也发生了。挨打依然是赵际,而打人的也还是那几个混混,只是和前世那几个混混毫发无损的走了,这次却被抓了两个。

  前世时所有同学都知道赵际惹了人被社会人打了,但都不知道是惹了谁,直到许久之后同学聊天才有人说起,说隔壁班何韬后来喝酒吹牛,把自己初中找人打了赵际的事情吹了出来。

  何韬啊……

  离开办公室,朱维正眯着眼望着天空。

  ……

  朱维正想了两三天都没想出什么好法子整回何韬,他不能像对方找几个社会人打回去,又不能直接冲到隔壁班揍人,没证据不说闹太大了也不好。

  周三朱维正却听到一个意外的消息——

  何韬,被人打狠了。

  这天初三1班和初三2班的话题全是这个:

  “何韬啊,对,隔壁班那个。昨天下午放学,走在路上被六七个人架着进树林了,有人跟进去看到何韬直接被用棍子敲,好几个人揍的可狠了,好像还吐血……”

  “今天何韬没来上课!”

  “这……我还以为是假的,看来是真的啊。谁打的啊?太狠了!”

  众人的目光望向赵际,赵际连忙晃脑袋,表示跟自己无关。他摇头也没用,最后大家都开始猜到他是因为说何韬和班上某女生的一些话才被打的,由此看来,他叫人打何韬最有嫌疑。

  而在轻纺联校看来,这事可太严重了。

  上一周才刚有同学出校门就被社会人士打了,这没过两天又发生同样的事情,这回还是1班的尖子生,震怒可想而知。可震怒也没用,除了和附近派出所沟通加强警备巡逻,想要找到几个打人几分钟就跑了个精光的小混混颇有些麻烦。

  此事虽无奈也只能不了了之。

  何韬返校已经是又一周了。

  他爸的车直接送进校门,手臂上还打着石膏,走路有些跛。此前哪一天不曾是意气风发,今儿归来属实有些狼狈。

  何韬父母也到了,一来就进了领导办公室。没过多久,有人在初三2班教室外传来了话:

  “朱维正、赵际、陶俊,老师找你们。教务处,快去!”

  2班同学的目光唰一下聚集在三人身上,皆是面带忧色——教务处,那对学生来说,可是一个九死一生的险地啊。

  没法不去。朱维正、陶俊和赵际一起到了教师办公楼的教务处,还未进门就听见里面传出中年男人的呵斥声:

  “我家何韬的事,必须有人负责!”

  “我家何韬这么好一个孩子,现在变成这样……我不管你们是谁,都得给一个交代,这事不可能这么轻易了结!”